酸橙子

一只节操下限形象耻度全无的点赞狂魔(杂食)。
关注后请做好被全方位刷屏的心理准备, 谢谢。




注:
吃不下刘皓任何相关,
有本事来咬我啊哼唧!

涉及面太广,而且口味比较奇葩,嗯

黑翼之巢:

只说些完结的好了。




叶黄  《这么说吧》


首先作者是个会“写作”的人,不同于其他一般的小学生日记流水账(这方面我口味很刁毒,嗯),而且对于人心细微的变动把握很好。


说白了不过是心中的一点念想而已,并不很沉重,但又偏没放下,故此中途半段、抓心挠肝,带着读者一起往剧情里面跑。


外加故事角度选的也不错。账号卡和真人,不只是单纯的游戏角色与操作者、仆从和主人……账号卡存在传承,游戏中的角色到底是独立人格还是当事人自我的一个投射甚至是折射?因此那段当事人与账号角色之间的H,昏乱仓促、带着点自暴自弃、却又有种终于承认“没错就是这样”的爽快和甜蜜。


这种思考角度是很有趣的,因此值得一观。




肖翔《小事情》


专门为这个写过长评,所以不重复了。


角度切入很好,开篇就可以算得上“一语成谶”,仓鼠的隐喻也很到位。


很现实的问题:当我们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其实就是我们已经失去当初会互相吸引彼此喜欢的理由(动机?能力?)的时候了。




周翔《谈恋爱》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 NTR ……这篇说白了就是“求不得”。


这份“求不得”初看似乎是当事人憋了一口气,“为何不能得冠军?为何不能谈恋爱”,其实内在体现了一种无力感: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或者有才能就好,归根到底,“时也运也命也”。天花板看起来并不高,触手可及,可你最后才发现,它始终只有那么点高,而自己竟然越不过去。


绝症其实并不伤人,现实往往更让人抑郁难平。就说上面这些,真要明白,其实还是有点苦滋味的。


想清楚这点,就不难理解文中二位的那份“拧”了。那不是自立FLAG然后不肯谈恋爱的花样作死,明明他们早就开始相爱,何必再费力开始“谈恋爱”,只是有了那份不甘心和求不得,所以始终越不过自己心里那道关。


好在峰回路转,就好比张爱玲所说的二胡琴韵,初听时极为不忍,最后竟然给你话说从头了,算是一点慰藉。




于黄 《天梯》


和《这么说吧》同一作者,让我更加确信作者是真的会写东西,而不只是突然间福如心至。


两位当事人的性格把握有层次感,特别是黄少,在连官方都越来越只注重于让他吵闹卖萌活跃气氛的时候,能抓住内在那种犀利甚至……乖僻,甭管你认不认这种解读模式,能有这样的思考和尝试都是好的。


不过最棒的是视角。“我”视角把握不好基本是来一篇囧一篇,选择郑轩大大是个点睛笔。郑大大比起其他选手,身上更有分“烟火气”,有才能但又不喜欢那么大压力。如果说于锋是“不愿糊涂”,黄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难得糊涂”说的就是郑轩大大这种人。他心理其实大道理清楚,小细节不愿意细细分辨,也不会去想花力气装,该怎么就怎么吧……看见别人作还会觉得“你何必”?


如此这般太适合把读者的情绪拉进去了,突破了“代入不当变身××苏”的瓶颈的话,“我”视角就会散发出独特的魅力了。




叶蓝《水火相容》


本来还有一篇,但是再三琢磨后我决定还是偏心一下写游戏的,亲爱的豆豆你别咬我我可是第一个认真的长评就是为你而写啊。


这个没什么可说了吧?“一看作者就是打游戏的”。光这个理由就够了(。)


“世界开门事件”无疑就是参考山口山中的“安其拉开门事件”,作者没有单纯的只写玩游戏的这些人,而有认真去架构这样一个“游戏的世界”,服务器的特色、玩家的特点……因此就突破了很多同人中的一个问题——明明是个电竞网游小说同人,但写出来的游戏真特么不像是游戏该有的样子,游戏里的世界也好事件也好,除了让主角们可以登陆看风景调个情,基本就没啥了,几乎单薄的和纸片一样。


其实这样还不如不写,因为就是删除了对你的文章也没什么影响的,真的。


所谓创作,其实说白了就是作者心中要有个西瓜,然后写出来的不过是西瓜的切面,大量的里设定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用掉,但作者心里都有数。如此这样创作出的世界才会饱满而立体,而不只是一个单纯的——连背景都算不上,只能算道具了。


遗憾是感情进展略快,可以适当再放个50%的量,会更利于读者投入。




其他想得起来再补充,现在忙了就算了。

评论
热度(37)
  1. 酸橙子时光之穴 转载了此文字
©酸橙子
Powered by LOFTER